草木年华0211的个人资料
注册于: 2008-06-11
发帖总计: 5  [查看]
职业:  
兴趣:  
主页:
Email 地址:  
站内短信: 发送站内短信
MSN Messenger:  
Yahoo Messenger:
AIM Address:  
交友目的:
性别:
所在地:  
年龄:
身高:
体重:
婚姻:
孩子:
个人简介标题:

草木年华0211的朋友
明友   
有0位网友将草木年华0211设为明友, 有0位网友将草木年华0211设为暗友.
   草木年华0211的日记本   [更多日记]
月色寒山 6/14/2008 07:57
苏州城外的寒山寺,原名“枫桥寺”,之所以更名“寒山寺”,这与唐代高士寒山有关。

寒山的真名史上无有记载,据传寒山本为宦家子弟,年少便才华横溢,但不喜功名,一心修佛。然而他又不愿剃度出家,后来就选择了浙江天台山的“寒岩洞”避世修行,并且在此洞中一住就是三十年,终成精通禅理活了百岁的一代高士。因为无人知晓他的本名,时人便以洞名称呼他“寒山子”。当时在禅理上与寒山齐名的还有国清寺的僧人拾得,所以当时的人们将他俩并称为“高僧”。再以后,高僧慢慢就演化成对佛家位高德重的僧人的敬称了。传说中寒山曾在枫桥寺与住持参禅数日,住持对寒山惊若神明,寒山走后,更寺名为“寒山寺”。

“寒山寺”出名,缘自张继的《枫桥夜泊》: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此后寒山寺才名声大作,成名天下。

第一次去寒山寺时我还是个懵懂少年。有感于《枫桥夜渡》的夜景,在寒山寺迟迟不肯归去,硬是等到半夜,想真切体验一下“夜半钟声”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天籁之音。结果很失望,既没看到渔火和漫天的霜,也没听到钟声和乌啼。第二天一大早我跑到寺里,请教扫地的小和尚,为什么昨夜寺里没敲钟,小和尚双手合十答曰,晨钟暮鼓,寺里只有每日只有晨、暮两次撞钟。

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真是傻得可以,也是简单的揪心。

大凡喜欢到名山古刹去旅游,去的初衷可能都差不多,都是为了能够通过人文、历史或自然,释放一下心情。而恰恰是因为我们想要释放的是不同样的心情,所以就会带着不一样的心态,导出不一样的游兴。这让我想起论语中的一句:“莫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”孔子领一群弟子,在暮春时节,穿着新裁的衣服,来到沂河洗澡,洗得那叫开心呵,迎风起舞,唱着歌,尽兴而归。就洗了个澡,为何孔子能如此愉悦?想来孔子,在去时便已洗去了心尘,洗时才能感受到里里外外的放心和欢心吧。这么看来,游来游去,最终游的还是一种心境。心境好,自然“这边风景独好”.

再次去寒山寺时,我连寺门都没进去,只在寺外的竹径上驻足了片刻少许。虽是曦光竹影的清晨,我却分明看到了月下的山寺。一弯新月静静依着寺院最高的房檐,月下,东坡老先生背手而立,他在轻吟:“写诗必此诗,定非知诗人”。


读者评论: 发表评论
泪湿沾巾,梦回漩口 6/13/2008 11:24
泪湿沾巾,梦回漩口
漩口是岷江边上的一个千年小古镇。西出都江堰沿岷江逆流而上四十几公里,就到漩口。漩口再过去十公里就是映秀。在岷江上,漩口古来就是一个重要的水陆码头,号称阿坝州第一门户。
十年前第一次去漩口,是陪妻子去的。妻子的出生地是漩口。
漩口镇就是一条长约800米,宽约三米的古街。街西头耸一白塔。据说古时候,岷江到这儿突然会变的狂野百倍,经常吞噬岸上的人和牲畜,所以这儿叫漩口,意为水流特别湍急之意。后来来了个高僧,募资建了白塔,以镇水妖。从此漩口这个地方才得平安。街道由青石铺成,已被脚板打磨得很光滑。街道两旁的商铺,清一色川西民宅的风格,屋檐低矮,拼板的铺门。在这条街上,每天迎来晨曦的不是鸟鸣,而是街东头茶铺的刘老爹。每天早上五点钟,背已微驼的刘老爹都会准时“嘎子嘎子”地卸下铺子门板,让昏黄的灯光穿过从岷江上飘过来的晨雾,照亮还在睡梦中的古街。刘老爹说,他家的茶铺是祖上传下来的,从他爷爷起,不管春夏秋冬,每天都是这么早开门,为的是,山里人来赶集,走了半夜的黑路,来到镇上,最希望的就是能尽早喝上两口热腾腾的茶水。
妻子他们原来的家在镇子的北面化工厂里。厂子依山而建。厂子的西面有一条小溪,叫“古溪河”。平时溪里是涓涓细流,大块大块的滚圆的鹅卵石随意地挤在溪里。盛夏季节,厂里的大人们都会把家里的孩子带来溪里洗澡。顺手捡几块鹅卵石垒起一个小水荡,孩子们便可以坐在天然的浴池里洗澡戏水。雪水很凉很清,孩子们总是趁大人们不注意,偷偷喝上几口,在孩子们看来,那溪水很甜。
古溪河边上是一条泥路,一直通到山里。这条泥路平时行人不多,但是每逢赶集则很是热闹。山里人用背篓装着满满的山货出山来镇里交易生活用品。姑娘们,小伙们都会换上鲜艳的衣服,小孩子们三两成群,叽叽喳喳地跑在大人前面,从眼前绵延到远处的山梁上络绎不绝的全是人群。黄昏的时候,如果你站在路边,远远地你就可以闻到清香的烟叶味,不用看,肯定是一位大爷美滋滋地背着一篓烟叶在往家赶,他的嘴里肯定还叼着一个古铜色的烟斗,“吧吧吧”地吐着一口口的青烟。
春天来的时候,厂子后面的山上盛开着洁白无瑕的野百合花。漫山的野百合,香飘数里,无数蝴蝶在百合花丛里飞舞。女孩子们总会缠着大人们去捉蝴蝶。妻子说,那时候,她有一大本蝴蝶标本,五彩缤纷的彩蝶是她这个小女孩那时最宝贝的珍品。
从成都出发,去九寨沟或阿坝州其他地方旅游,漩口都是必经之地。无论是我们自己还是陪朋友,来来回回经过漩口,妻子都会很动容。 “到我家了。” 妻子总会说:“看到那棵大银杏树树没?那是我们的幼儿园;看,那座白塔••••••”就在不久前,我们陪两个朋友去离汶川不远处的桃坪羌寨玩,经过漩口的时候,妻子对朋友说:“这儿是我童年呆过的地方,下次来,我陪你们在这住几天,我这儿还有两个儿时的伙伴。镇子里有一家店的冷水鱼特好吃•••••”。
然而,谁也想不到,5月12日的特大地震,把漩口震没了。经地震专家最后测定,汶川地震的震中最后被锁定在漩口和映秀中间。漩口镇,被震得粉碎。
这两天,每当看到电视画面切换到映秀和漩口,妻子的眼里都会浸满泪水。
昨天夜里,妻子从梦里惊醒,泪流满面,妻子说,她梦见自己回到了漩口,爸爸牵着她的小手,漫山的野百合,开得还像儿时的一样灿烂,无数的彩蝶飞舞••••••
震后陪你回去看看。我们去看看能帮忙做些什么。我安慰妻子。
一定要去!妻子说,地震一完,我们就去。我们去看看,能否救助几个孩子读书。那些孩子太可怜了,我们要尽我们自己的绵薄之力,去医治他们今天受到的创伤。


读者评论: 发表评论
诗歌•散文•小说•心境 6/12/2008 21:00
诗歌•散文•小说•心境



   经常读些年轻朋友的诗,看完总是喜欢将自己真实的感受附在诗后评论一二,有时也就难免有了说教之嫌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也反问自己,我能写出来吗?不能!我觉得我再也写不出诗了。

   能写诗时,我也二十上下。那时候,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多激情,总是不停地写,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为什么要这么写。写着写着,自己往往就把自己给感动了,觉得这世上,就是我一个诗人,只有我一个人在用诗人忧郁的眼看大千世界,看芸芸众生。像“二十二岁,我爬出青春的沼泽,象一把伤痕累累的六弦琴,暗哑在流浪的主题里。。。。。。”这样的诗句,在那个年代,是我们这些自诩为诗人的永不疲倦的主题。

   不记得几时不再写诗。多年以后,因为要搬家,清理东西时,在箱底发现几本发黄的日记,翻开看看,不觉莞尔一笑,全是年轻时写的诗,填的词,还有一本画了许多符号的关于词牌的小册子。我这才意识到,成家后我好像就告别了诗,告别了那曾经如山花般灿烂的一方净土。生活不再是一个人的世界,工作,家庭,应酬,责任,义务,算计,心机,如此等等占据了你几乎所有的一切思维空间。你的心再不得纯静,再没有了激情,有的除了疲惫之外,还是疲惫。不再写诗,也不再读诗。诗歌情结的消失,就是这么样不经意,好像从没有来过一样。取而代之的,是散文。

   散文和诗最不一样的,在于散文的平淡和从容。人到中年,虽历事成千,阅人无数,然奋发之心依然会时不时敲打满是倦态和失意的窗棱。这是一种矛盾:上,不知路何其漫漫;下,太多的心有不甘。进,对也不对;退,不错也错的。在舍与得,破与立的选择痛苦中,散文的淡定和清远,恰恰应合了人到中年渴求超脱的审美需求。

   东坡先生是如此描写自己为文的心得:“吾文如万觚泉涌,不择地而皆可出。在平地汩汩滔滔,虽一日千里无难;及其与山水曲折,随物赋形,而不可知也。” 后人评此段文字,多认为这是东坡先生的作文技法。实不知,这段文字也概括出了散文的的一种最高境界――散文,追求的就是“随物赋形”的自然,“不择地而皆可出”的写意,“一日千里无难”的洋洋洒洒,“与山水曲折”的淡泊和空灵。这一种境界,是人到中年才能真正感受到但又恰恰无法到达的灵魂救赎地。因为孜孜以求,所以偏爱;因为求而不得,所以更爱。

   我不会写小说。尝试过几次,皆以自哂荒唐而不了了之。我总是觉得自己驾驭文字的功底还不足以写小说。有一天,谈起这话题,妻子不无讥嘘地说我,你不是这个原因。因为你的心还没静下来,你还有未了事,你还没有真正看破很多东西,你想超然,但是你还无法超然地看世间万物,芸芸众生。所以,你无法写小说。你不是驾驭不了文字,而是你驾驭不了你的思绪,你的心。

   妻的这番话,可以说一语点破。小说作为文学载体的一种,其最独到之处,在于通过故事来反应社会,通过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命运来揭示大多数乃至所有同类的共同境遇。小说最终关注的不是一草一木,一人一花;而是关注在一个特定社会背景下,一种文化属性所导致的必然的结局。在小说中,人和事都不是主角,社会才是主题。只有“大腹能容,容进天下难容之事;佛颜常笑,笑尽天下可笑之人”的胸襟和智慧,你才能参破你的所见所闻,弃小家为大家,舍小我为众生。这时候,小说于你而言,就不再是拼凑,不再是故弄玄虚,不再是无病呻吟,不再是空洞无物了。想到这点,不禁有所释然。看来不是我不能,只是我现在还不能而已。

   记得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在他的《人间词话》里有这么一段话:“古今之成大事业、大学问者,必经过三种之境界。‘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西楼,望尽天涯路,’此第一境也。‘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’,此第二境也。‘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’,此第三境也”。作学问如此,人生如此,就我个人而言,心境对诗歌•散文•小说的映照,可能也如此吧。


读者评论: 发表评论
朋友如茶 6/11/2008 03:56
朋友如茶
昨日,很久没联系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,说他们那儿的春茶上市了,虽不是明前茶,但口感甚佳,托人给我捎了一点尝尝。挂了朋友的电话,绵绵的暖意缠着我迟迟不能散去。朋友之间,有时还真像一道茶。
有的朋友像太湖的碧螺,初尝一两口很不错,清新怡人,让人飘飘欲仙。但是好花不常开,从第三口,你就开始感到味淡了,越喝越淡,直至索然无味。
有一种朋友就像峨眉的竹叶青,一根根立起,清清楚楚,没一点含糊。看相很可以,也经泡,喝上个一下午,始终有原味。只是口感略有些硬,并且,常给人没有新意,一马平川的憾缺。
也有一种朋友,如甘如醇,好比是冻顶乌龙,从第一滴入口,其香气就会在瞬间回荡在你的五脏六腑,不管你饮多少道,其质不变,其味犹浓。但是这种茶,不可以泡一大杯,你只能用功夫慢慢去品。虽不可一口让你痛快,但一小杯一小杯的浅尝,不知不觉间你已气爽神清,每一毛孔都朝外渗着舒服安逸。这样的朋友,多为亦师亦友,不可多,多则你就没有了自己;也不能少,少了,你头痛的时候,没人来给你医。
还有一种朋友像苦丁。说起苦丁茶,到让我我想起了一段旧事。
那一年,我去浙江出差。途经吴兴,我给大学好友华子打了个电话。华子知道我不沾酒,便将我约到八里店茶亭喝茶。海阔天空地聊完了毕业后各自的状况,我问华子有关芳芳的情况。芳芳大学时和我们同班,是华子的女友。华子笑笑说,好几年没联系了。对这点我并没有感到太突然。华子一人前来,我就猜到了几分。我只是问,最后是因为什么?华子沉默了一会,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,问我,喜欢不喜欢喝“青山绿水”?不喜欢!我说,虽然不涩,但是太苦。他笑笑说,他对芳芳的感觉就是这样,芳芳确实很不错,温柔漂亮,好比一杯“青山绿水”,水冲到透明的杯里,你可以看到茶业缓缓舒展开,青翠可人,就连原本有点浑的水也被那种青翠沁得清冽无比。但是,你如果喝了,你就知道什么叫苦,而且,这种苦,不会一会就过去,其余味会长存在你的味觉,你的知觉中,让你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到苦••••••那晚,华子后来把我送到宾馆。临走时,华子问我,有没有在意茶亭的一幅对联?上联:四大皆空,坐片刻无分尔我;下联:两头是路,吃一盏各自东西。华子走了,消失在灯火阑珊处。良久,我还在想着华子说的对联,想着华子在“各自东西” 后面没说出来的四个字:“朋友珍重”!
很多时候,我们喝茶,是因为口渴。所以,我们也没必要太在意茶的好坏。但是,如果坐而论道,我们就不可以不挑选些茶的质地了。一杯好茶,有时会让人回味一辈子。


读者评论: 发表评论
在地球上消失的小村庄 6/11/2008 03:51
在地球上消失的小村庄
记忆中的小村庄,是夏夜老梧桐树下,奶奶有一下无一下的蒲扇。门前的那颗老梧桐,奶奶说在她嫁给爷爷那年,爷爷栽的。爷爷说,梧桐树长得快,等到梧桐树长的有一抱粗的时候,就把它砍了,给奶奶打一个好看的梳妆台。娶奶奶的时候,家里穷,连一个梳妆台也没给奶奶置办。可是,爷爷终于没有等到梧桐长到一抱粗就病去了。奶奶拖着5个儿女过了一年又一年。爸爸娶妈妈的时候,家里仍然很穷。邻居劝奶奶把梧桐砍了打一套家具。奶奶在梧桐树下哭了一夜,还是没有砍。奶奶告诉爸爸,那是爷爷来看她的地方,砍了,爷爷就不认识回来的路了,奶奶难受的时候,想给爷爷捎句话都不行了••••••
记忆中的小村庄,是每年五月,雪白雪白的刺槐花。村子里家家户户门前都种着几株刺槐。据说这是饥荒年间祖辈们传下来的规矩。遇到饥荒,槐叶,槐花都可充饥,可以救一村人的命。每到五月,刺槐花开,天上骄阳似火,树下花香沁人。夏风在经过槐树的时候,已被槐花香浸湿,带着习习的凉意。吃过午饭的大人们总爱拉一条长凳背靠树干在槐树下打个盹,以备下午干农活时有足够的体力。那个时候,是村子里白天最安静的时候。小孩们则手捧着一串串的槐花,开始还一朵朵地扔进嘴里,咀嚼着花中丝丝的甜味。时间不长,也会依着大人的腿睡去,嘴角挂着一滴口水,脸上带着没有褪去的笑窝。
记忆中的小村庄,是生产队的牛棚春日的土墙。几个小伙伴总会在阳光好的时候聚到牛棚下。牛棚的土墙上有很多小洞,那些是蜜蜂的家。蜜蜂去不远处的油菜花上采了蜜回来,看到它们匆匆钻进小洞,伙伴们便会快速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小玻璃瓶罩住洞口。蜜蜂再飞出来的时候,就飞进了瓶中。我们比谁捕的蜜蜂最大,那么我们谁就最勇敢。过了冬的水牛,眯缝着眼,卧在牛棚内的干稻草上,恣意地享受这春天明媚的阳光,我们的嬉闹和蜜蜂嗡嗡的鸣叫,完全与它们无关。
记忆中的小村庄,是三姐的出嫁。三姐是村上最漂亮的姑娘。三姐爱同村的宝强,他们青梅竹马。但是,祖辈传下的家法,同村的人不允许通婚。据说,古时候村子里就是一户人家,几十代下来,村子里的人都是同姓,同姓的人不可以结婚。三姐出嫁的时候,送亲的人中我没有看到宝强。宝强就是那时离开了小村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,他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回过家。三姐出村的时候,跪在村头的小桥上,不肯走。村里的人都劝她做新娘要开心些,三姐不说话,低着头哭。记得那天,没有风,河边的柳条静静地垂着,黄昏,夕阳如血。
村子后面有一个大水塘。夏天的时候,村里的男人们都会去那儿洗澡;村子的前面有一座小山,雷雨过后,天山总会出现一道彩虹,成片的稻田墨绿色一大片,放牛的小姑娘撑着一把红伞,牵着牛,在田埂上。村子的中央也有一个池塘。那是主妇们淘米洗菜的地方。村子里张家长李家短的故事,每天都从那儿开始传播。村里的男人们都说,那是村里开会的大礼堂•••••
去年,这个小村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。那里被县政府征用开发。据说要建一个很大很大的化工厂。
我再次回到那个地方时,没有了农房,没有了池塘,没有了刺槐花香。一眼望不到边的平地,可能是曾为农田的缘故吧,不知名的草长得异常茂盛,野兔很多,天上有老鹰盘桓。


2008-4-28


读者评论: 发表评论

   草木年华0211的相册
  相册首页   其他网友相册

相册里没有照片

生活网特价 Sales
便民用车服务公司
617-800-9935  Boston
便民用车机场旅游购物 24小时全候服务, 波市顿中文导游,接机,家庭旅馆
平价专业用车服务
917-767-8835  Boston
全天候机场接送,旅游、商务包车,小型搬家,outlets购物,参观学校
孙映团队
978-289-0368  Framingham
经验,实力,口碑,体验
叶真 资深房地产及房屋贷款经纪
781-285-5898  Greater Boston
丰富的地产经验,最低的利率, 优质的服务!
Jay Wang 地产经纪 博时地产
617.835.8864  Greater Boston
买卖房回扣最高51%! 为您提供最诚意的利益共享! 为您制定免费购房计划
Sunny Garden 橱柜
617-999-8998  Greater Boston
专营橱柜 低端到高端 免费设计报价